廢墟與奇術師

这里找我:3354577204
大学狗。
不经常更新因为我这三年忙竞赛。
可能会到国外转转。
假期我教书,应该也比较忙。

#

“朋友们,如今我们还能再聚到一起,是上帝所赐。也许下一秒我们都会死去,也许明天我们彼此为敌。让我们再最后祷告一次。”坐在长桌中间的法林,整理了一下白衬衫的袖子,对我们说。
这家伙原来是传教士,现在是我们的老大。嗯,我想你也猜得到,我身边几个穿着深绿军装扣紧腰带的人,都是逃兵。
我们这里最大的是安东尼,一头灰发,一脸皱纹,皮肤灰白,最小的可能是那个金发小伙子,十六七的样子,人很瘦,没什么精神了,他们大概都是被抓进来的。
我是个公司的管理,每天没什么事儿,往办公室里一坐,后来有军队闯进来,把好几个人,包括我,都押走了,一并关起来。我是逃出来的,你看,我的西装都被枪打烂了。

我们现在藏身的这个小图书馆,还算是个安全的地方--尽管屋顶上被炸了跟大窟窿。我们移动书架来做掩体和障碍物,以防万一吧 。我们在内部围个圈坐下,老大找来燃料生起一把火。
“得有人出去找吃的,我们快饿死了。”一个棕色头发的人说。
“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上哪儿去找吃的?大家都挨饿你,你就忍着吧。”老大说完,随手抽了一本书来看。
“要不我出去找吃的吧。”我提议。
看老大没有反对的意思,我就起身去了。
离开前,还有一位白衣青年叫住了我:“喂,那个黄毛,我跟你去。”
剩下的人看着我们哄笑了一阵。
“别叫我黄毛,我有名字。”我瞥了他一眼,没有等他一起的意思。

走到楼梯口的我突然迅速蹲下。我余光瞥见同我一起的黑毛还站着,就赶紧拉他蹲下。
“怎么了?”
“一楼有人,带枪的。”
他小心地往下望了一眼。
“没事,三个人,我们人多。”他说。
“你先去通知别人,让他们先藏好,然后我们再对付他们。”
“我们?就凭咱俩?呵,你是没打过仗么。”
我沉默了,想了一会儿,说:“嗯,是没打过。我们先分两路,我这边,你走那边楼梯下去,我们分别把两人引开,然后我们就一对一了,这样胜算大一些,然后把他们的武器抢来,最后回来一起对付这第三个。记得灵活些。”
我看他惊讶的样子好像从来没有听过战术一样。我盯着他,嘴角一扬。“我叫艾德。你呢?。”
“丹。”他笑了一下。“你小子。”

他回来之后,接下来就该行动了。我先匍匐着来到楼下,先远离楼梯,再故意弄出些声音。这边这个士兵立刻察觉到我了。他像狼一样追来而不是用枪打我。
看样子他们要活的。我心想。
我努力冷静一点跟他保持距离,把这小兵引导外面去。天快黑了,满眼的荒草,我找不到任何可用的工具。那也只好这样了。
我停了下来。听见那追兵朝我喊了一句,我听不懂他说话,不过可能是投降的意思。
我双手报头,弯了腰,我顺便骂了他。不出所料,我们语言不通。
趁他疑惑的那一会儿,我狠狠地踢了他的小腹,他痛得弯倒在地上,我抢过他的步枪,开枪打死他。拿走了他的防弹衣,还搜到了两把短军刀,两把不同的子弹和一把手枪。
我穿上他的防弹衣,把装了弹的步枪背上,拿着手枪和军刀就赶回去。
我躲在门外往里窥探。一楼没人。也许那个兵正藏在哪里准备伏击我们。

丹好像不在这里,我借着仅存的一丝光线在一楼找了一阵子,哎,一无所获。我不得不出去找了,我想,这外面都荒了,杂草丛生,也不会长什么吃的吧?不过我至少应该去看看。
外面越来越黑了,我从正门出来,匍匐前进,把手枪上了膛,另一手持一把军刀。我走进边上的小树林,即使是林子里,树上只挂着几片枯叶,荒草长到了我的膝盖,藤蔓像毒蛇一样藏在草丛里。
我保持前进,同时注意周围和身后,留意图书馆的方向。图书馆的轮廓逐渐消失在黑雾里,我越来越难辨别方向了。
我的莽撞促使我不顾一切继续前行,有什么在路上与我的皮鞋相撞,很显然它想告诉我些事。
低头一看,三具尸体存在着某些物理关系。
其中两个是兵,一个少了两条胳膊,身体被撕破露出肋骨;另一个少了一条小腿,身体扭曲,脸上皮开肉绽。
我绕过去蹲下仔细看第三个人,头颅与躯干分离了,白衣服上沾着血,四肢很明显在关节处断开,而且肌肉也残缺了。而头颅像是被拖拽到那个方向,是个黑发年轻人。
黑发白衣的丹!我蹲在尸体边不敢动,我知道我也命悬一线了。

评论

热度(8)

© 廢墟與奇術師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