廢墟與奇術師

这里找我:3354577204
大学狗。
不经常更新因为我这三年忙竞赛。
可能会到国外转转。
假期我教书,应该也比较忙。

Be The Hunter

父亲去世后,我去森林住了一段时间。
我自己设法盖了一间木屋,又自己准备了粮食储存好也找到了水源,觉得自己成长了不少。
这几天大概以及是狩猎期了,有时候在小溪附近能听见枪响。声音从很远出传来,每次枪声想起都惊动一群黑鸟一飞冲天。
父亲生前告诉我,想要办好事就得学着成为猎人,有的时候先下手为强,有的时候等待时机伺机而动,当你的心灵变得灵敏,对世界有了强烈的感觉,万物的一举一动,都被你捕捉了,一切都将成为你的猎物,只要你瞄准它,动动手指,扣动扳机。
我没有准备好去当猎人。
父亲临终前也是这么说的,刻骨铭心的话语萦绕心头挥之不去,记忆便不由地追溯回那黑色的一天。
天哪,我最好去深处散散心,那里不会有太多残忍的屠戮与血腥的暴力。

下午。
深蓝得发紫的天空两侧还留着几缕云带,这片落叶阔叶林已经金黄得耀眼,风经过它们哗哗响起奏出一片天地。哦,这些高大的是梧桐,那边那些扇形叶片的是杏树,那些大概是杨树吧,从地上的红叶片可以断定也有几棵枫树,视野最远处的那些高而细的,就是银杉……
我走在枯叶制成的道路上,那嘎吱的声音很容易让人想起来小时候的家庭野炊。当时母亲还在,她牵着我的手跟我一起在树林里漫步,踩着落叶,一路走,一路欢笑……父亲死后,母亲有了外遇,她跟一个有钱的铁公鸡跑了,再也没找过我,我更不想找她。
我低头,手插在深蓝牛仔裤的口袋里,盯着脚上的黑色旧板鞋,左脚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个洞,我从来没感觉到过。
暖阳照着我的后背,瘦长的身影印在地上,这仿佛是我那已经被折磨的扭曲的灵魂。

傍晚。
西山残阳如血,天空渐渐展现出宇宙深邃的色彩。我猜现在已经过了六点了,气温骤降。这件兜帽衫是唯一能为我提供温暖的,除了确实的厚度,这也是我爸送给我的最后一件礼物了。
“我的孩子,年轻的猎人……”先父的话回到了耳畔。
我……我要成为猎人!我的突然心潮澎湃,有种莫名的感动与勇气混杂在一起,不可估量的勇气敦促我不顾恐惧去探索未知。
黑暗早已占据了天空,那一抹血红很快在视线里消失了,视线变的模糊黑暗了,我才打算往回走。

评论

热度(14)

© 廢墟與奇術師 | Powered by LOFTER